企业推介

文化园地

 当前位置:
首页
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
视力保护:

风从南雄来

日期:2021-01-11 10:21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  2020年12月29日,韶关南雄犁牛坪三期风电场50MW机组全部并网发电,消息乘着南下的风吹进广州时,激荡了广东院关于南雄的悠长记忆。
  自2015年开始,广东院先后承接了南雄一、二、三期的总承包工作,留下了累计150MW的陆上风电工程。南雄风电项目,也见证了广东院新能源业务的成长。
  风急雨骤
  在举国抗疫的大背景下,今年3月,南雄三期项目部成了第一批复工复产的逆行者,重山一定程度上隔绝了疫情的影响,也隔开了热闹、繁华和牵挂。这群追风人的四季,就和山间的风绑在了一起。
  九曲回肠的急弯和颠簸、近20度的日夜温差,项目部都早已视若等闲,最教项目全员忧心难测的,是山间的风。
  南雄风烈,既是风电发展的先天优势,却也是影响风电建设的双刃剑,往往塔筒、叶片吊到半空,因风势摆幅过大,不得已卸下原地,如此反复,一次吊装往往要几个小时才能完成。
  南雄风潮,入冬后的山风硬得能在人脸上割出沟壑,和着水汽在山间吹起团团白雾,云山雾罩,能见度对运输施工都是问题。
  南雄风寒,尤其碰上冻雨时节,设备表面都是一层冰面,更时不时碰上绵延十几里山路全部冻结,设备材料寸步难行。
  而在南雄山外,“1230”是全国风电必争的投产节点,又遇上新冠疫情的突发形势,大型履带吊车全国本就不过500台上下,时下更成了极度稀缺资源,甚至遭遇过已进场的吊机连夜撤走的突发情况,叫人哭笑不得。
  事在人为
  事在人为,项目经理袁兆成带领团队扎进了疾风冷雨里。
  设备缺位,便一面稳住合作队伍,一面协调一切资源寻找,省内没有吊车,就往北方借;施工队排不开时间,就与兄弟单位凑紧时间后“共享”……每台吊机上山,都是呕心沥血的周旋。
  解决了设备,还得同步施工调试的进度。南雄风大,是吊装的隐患,抓紧一切窗口期的同时,项目部拿出了过雪山趟草地的气魄:
  既有游击战——东面风小,就抢装东边,凌晨风小,就凌晨开拔;
  又有持久战——项目团队全年返穗的时间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,每次不过一天,其中仅风机吊装就延续了5个月,战机紧迫,没有一天缺位;
  更是攻坚战——山顶风疾路险,我们就做好加倍防护的准备,夯实了安全生产的基础,在困难中创造条件,变不可能为可能,一步稳似一步地朝着目标前进。
  千里快哉风
  12月27日,韶关南雄三期风电场完成了最后一台风机吊装。
  两天后,南雄刚劲的寒风又一次撞进风电阵列里,巨大的叶片呜鸣着转动起来,变压站控制室各项仪表闪出了雀跃的数字。
  南雄,起风了。
  四年前的2016年12月19日,在南雄的另一片山头,南雄犁牛坪风电场一期50MW送电并网,宣告了广东院第一个陆上风电总承包项目的投产;而此时的南雄三期,已是广东院完成的第5个陆上风电总包项目,累计参与建设陆上风电1200 MW。南雄的风,吹过了广东院新能源公司的发轫、成长和坚强。
  保持了按时保质并网的优良传统,南雄三期是工期压力最大、并网条件最苛刻、不可抗突发情况最多的,却也是三个项目中建设最高效、经济效益最好的,从2015年一期开工一来,南雄的风越发强韧,越发浩荡。
  事在人为——这是南雄在系列工程锻炼中传承下的精神。南雄大庾岭是革命老区,陈毅、项英曾在此建立过根据地,百年前的英雄余烈,今日仍传承的风骨鲜活,南雄系列项目里的记忆永远五味杂陈、感慨万千,夏日的暴晒、寒冬的刺骨、樟地背的蚊虫,不同的项目团队,无数个主观或客观的困难,应对的,都只是人们一颗一以贯之的决心。山间的风永不止歇,千里之风,起于萍末,从四年前起始,也从现在起始。
打印】 【关闭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